一粒芝麻 - 分卷阅读76 [HP]霍格沃茨麻瓜大学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



    [HP]霍格沃茨麻瓜大学 作者:一粒芝麻

    

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

    [HP]霍格沃茨麻瓜大学 作者:一粒芝麻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    [HP]霍格沃茨麻瓜大学 作者:一粒芝麻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    以为,作为校长,你不会对学生表现出如此明显的偏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。我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而已。”

    格林德沃噎了一下,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黄油啤酒,目光飘向吧台。那里只有唐克斯在百无聊赖望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“他恨我。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没有回答,他似乎忽然对面前的酒杯燃起了无限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批准我的辞职报告。”格林德沃渐渐失去了耐心,他加重了语气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美国,但现在看来,也许这里依然不欢迎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批准你的报告的原因有二。”邓布利多说,“第一,学生们很喜欢你,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;第二,我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候选人来顶替你的职位。”

    “省省吧,邓布利多。学生们喜欢我?他们知道我是谁吗,你向他们介绍过我的主张吗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需要那样深入地走入你的内心,盖勒特。”邓布利多答道,“况且你实在是太擅长伪装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骗过你了吗?”格林德沃自问自答,“看来没有。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没有接话,他交叠双手,这是典型的准备谈判的姿势。当他的蓝眼睛透过镜片打量格林德沃时,后者忍不住笑出了声:

    “你已经把你的态度摆的非常明确了,邓布利多。”他一口气喝完了黄油啤酒,“你一定觉得我是一个小丑吧?千里迢迢从德国赶到这里想求得你的原谅,但……好吧,再怎么说当年我也应该负主要责任。事已至此,你抗拒我的存在也是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缓缓摇了摇头:“我没有抗拒你的存在,盖勒特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也仅仅是你的存在而已。”邓布利多补充道,他怜悯地看着格林德沃,“我依然很欣赏你,不过我们依然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在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夏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格林德沃露出恶作剧的笑容,和好多好多年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有一刹那的恍惚,然而他很快清醒过来:“你和我一样都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错误的夏天。”

    格林德沃脸上的笑容彻底淡去:“你变了,邓布利多,变得胆小而懦弱,变得平庸而平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变,盖勒特,你面前坐着的已经是个老人了。”邓布利多语气沉静,“我们一别也有半个世纪了吧?”

    年轻的阿不思是个雄心壮志、心比天高的明日之子,他觉得自己是孤独的、无人能懂的。直到他遇见了格林德沃,那个笑起来时神态张扬,令人想起一只金色大鸟的格林德沃。那时他误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匹敌的朋友。

    那是最好的夏天,也是最坏的夏天。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面对空荡荡的座位,格林德沃感到了一阵迟到的孤独。

    “喂!”他冲吧台后的唐克斯叫道,“你还在等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唐克斯一愣,想起他也是霍格沃茨的教授,于是不自觉地否认:“你在说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他自嘲地推开酒杯,“别耽误了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格林德沃支持希/特/勒那一套

    第92章 霍格沃茨军

    “如果乌姆里奇不准备为我们提供支持,那我们就应该送她下台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但请问乌姆里奇是谁?”

    赫敏恼火地环顾四周,发现不止一人对这个问题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——难道现在的人都不看新闻吗?

    “教育部高级顾问。”她不情愿地回答道,“好吧,看来你们对时事新闻一点儿也不了解。乌姆里奇在昨晚的例行讲话中公开批评了由哈利发起的pinkshirt行动,她认为这项运动会让误导学生们并让他们对一些话题投入过多精力,进而引起大学性质的变质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很委婉,不过哈利认为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应该都能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结果还真有人听不明白,“那会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有问题!”赫敏的声音微微提高了,“乌姆里奇的意见就是教育部部长的意见,这意味着我们的反校园暴力行动得不到官方的支持,难道这不是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出这个行动有什么意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赫敏问。

    “扎卡赖斯史密斯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先前骚扰过卢娜的那个家伙嘛!哈利眯起眼睛,从前他没有留意过,现在他忽然发现扎卡赖斯的姓氏好像很耳熟:“你该不会和赫普兹巴史密斯有亲戚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扎卡赖斯得意洋洋地答道,“她是我的姑妈。”

    “赫普兹巴不就是当年向里德尔提供帮助的另外一人吗?虽然她没有牵连进里德尔的案子里,不过我好像在新闻上读过她的名字。”哈利毫不留情地说,他相信扎卡赖斯绝不是诚心诚意想要参与到这项活动里来的,因此得罪他也无伤大雅,“诸位,你们都很清楚里德尔是怎样的人。他要挟低年级学生替他做事、威胁自己的‘朋友’帮他犯罪,甚至不惜出卖美色玩一些擦边球来给自己谋利……我觉得从大家上学以来一直到现在,每个人应该都见过或经历过校园暴力事件。里德尔固然是一个极端,但有任何人不介意霸凌这一现象的存在吗?如果有的话,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——和这位史密斯先生一起。”赫敏立即帮腔,并且机灵地补了一句,“我和哈利决定要发起这项运动,不单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所有对此有所共鸣的人。如果你出席今天的会议只是为了看个热闹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我们并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酒吧里安静了几秒。

    扎卡赖斯摔门而去。

    有几个人跟在他身后急匆匆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赫敏说,脸上一点惊讶的表情也没有,显然她预料到了这样的局面,“我假设留下的人都是自愿参与的?”

    “嚯,赫敏,我们都是自愿的。”迪安催促道,“快点说些细节吧。我们聚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商量如何执行每一步。”赫敏掏出一张纸,上面是她和哈利昨晚讨论出的一个大纲,读完后,她放下纸看着大家,“首先,我们需要为这项活动找一个发起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找吗。”秋立即说道,“哈利就是啊!”

    哈利压根儿不知道她也来了,现在她一出声,哈利的胃突然抽搐了一下。他急忙移开视线不与秋对视。

    “有人有其它意见吗?”赫敏问道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需要一个名字。”西莫热情地说,“我知道你们已经想好了这个运动的名称,但我觉得我们自己——策划这项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